心理学老师张长城发现了蝴蝶的翅膀

【今日传奇新闻】

  

      33岁的张长成从来没换过手机号,任何来电他都接。作为内蒙古自治区扎鲁特旗香山中心校的心理教师、扎鲁特旗疫情防控心理咨询组组长,在疫情期间他的手机响个不停,有担心丈夫外出抗疫感染的警察家属,有哭诉丈夫家暴的女人。

  还有很多学生和家长打来电话。一名大学生说,成绩退步,感觉压力很大。不少家长向张长成咨询亲子关系的问题,说孩子沉迷手机,在家和孩子吵架频繁。还有一名乡村儿童,因父亲隔离在外无法回家,产生自杀的想法。

  张长成明显感觉到,出现心理问题的学生越来越多。作为学校唯一一名心理健康教师,张长成每逢开学,要给全校将近700名小学生做心理健康测试,并设计几个开放问题,让学生讲讲想说的话,目的在于尽早筛查出有心理问题的学生。

  曾有一名男孩在问卷中提到想要“耗子药”,有自杀倾向,被老师及时阻止,并由张长成进行心理疏导。

  香江社会救助基金会和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国民心理健康评估发展中心2021年发布的《乡村儿童心理健康调查报告》显示,乡村儿童的抑郁检出率为25.2%,中度及以上焦虑,即“过度焦虑”的乡村儿童占25.7%。

  “孩子出现心理问题,越早干预越好。”张长成告诉记者,心理健康测试有助于发现一小部分有心理问题的学生,但只靠问卷调查远远不够。

  张长成毕业于内蒙古民族大学心理学专业,2017年成为香山中心校一名专职的心理教师。此前,他在当地一所初中当代课教师,为了挣钱,还在村里办辅导班,给学生补课。

  早在那时,张长成注意到,一些农村学生存在心理问题,但很少得到疏导。班上有一个叫刘贝贝的男生,不爱说话,不跟其他人玩,回答问题也不敢举手。

  后来,张长成得知,刘贝贝的父亲坐牢,母亲养活家里,家庭拮据。张长成便免去了他的补习费,给他买新衣服穿,用电动车载着他回家。

  刘贝贝记得张长成常常微笑,很亲切。补习时,张长成注意到他书上记的笔记,夸他习惯好;看见他能解高年级的数学题,夸他聪明,刘贝贝很开心,“就像小孩走路,刚走一步,有人夸你,往前走就越来越有信心”。

  从初中到高中,刘贝贝每次感到学业压力大、情绪低落时,会第一时间想到给张长成打电话,听到张长成的安慰和支持,“心里烦恼减掉很多”。

  2019年,刘贝贝高考成绩不错,张长成结合他的兴趣和就业前景,帮助他报考大学。

  刘贝贝说,在山地越野车比赛中,一辆赛车通常由一位车手和领航员组成,领航员要拿着地图,对赛道的每一个坡、每一个坑了如指掌,为车手指引行进方向,张长成就像他人生赛道上的领航员,“像兄长,又像父亲”。

  然而,张长成的成长路上没有领航员,12岁那一年,他失去了父亲。

  一个深夜,一群歹徒潜入家中,他从睡梦中惊醒,看到哥哥和歹徒搏斗,妈妈蜷缩在角落里哆嗦,爸爸倒在血泊之中。

  大冬天,他只穿着裤衩,想穿鞋,哥哥大吼,“快去叫人!”等他光着脚从邻居家跑回来,发现警察来了,一名歹徒被擒获,父亲却再也没有醒来。

  那之后,张长成常常做噩梦,哭着醒来。他不敢走夜路,晚上一刮风,总害怕门关不紧,家里安上了防盗窗。

  那天晚上,歹徒就是破窗而入的。张长成自责没能早点醒来,把父母叫醒,自责长得不够强壮,不能制服歹徒,“我是胆小鬼。”

  他焦虑,整夜失眠,想过自杀。后来,他才知道那时的自己有了创伤后应激障碍。当时,他不懂什么是心理学,也不知道找谁求助,为了缓解痛苦,他吃着辣椒做数学题,做到晚上12点多睡觉,强迫自己忙起来。

  听到同学提到父亲,他总哭,甚至害怕书里看到“父亲”这两个字。无奈之下,他转到另一个旗读高中,那里没有人知道他的创伤,他成绩不错,和同学相处也融洽,“重新找到自信”。

  张长成说,读心理学专业是为了自救。学习过程中,张长成了解到心理学上有“暴露疗法”,指的是让患者在可信赖的环境中,想象或直接暴露于自己恐怖的场景当中,建立新的面对恐惧的经验。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bjxyx.com.cn/chuanqibanbenjieshao/2022/0921/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