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化改革定身份:浙江科研院所的多元诉求

【今日传奇新闻】

  

  徐王俊科研机构是否可以企业化?就是对这个问题的初探,10年前,浙江省40家科研院所走上了改革道路,勇闯市场。10年后,浙江省100多家科研院所齐聚一堂,科技体制改革又一次成为圈内讨论的热点。多方认为,科研院所改革要分类指导,明确身份,满足提升科技创新的多元化需求。

  市场经营粘合科技与经济“两张皮”

  业界对科研体制缺乏活力有一俗称——“两张皮”,意指过去由于科研机构与市场相脱节,科研成果只是一张“锁在抽屉的废纸”,这曾是我国科研体制的一个痼疾。粘合科技与经济“两张皮”,关键在于转化科研成果,方式是市场经营。

  1998年,我国科技体制改革发出号召,要“加快国家创新体系建设、加速科技成果产业化”。同年,浙江省在全国率先将16家开发类、3家公益类院所转制为科技型企业,21家社会公益类院所实行“一院所两制”,逐步从科研事业型单位向公益事业与科技经营共同发展的转变。

  开发类院所实行技术入股、个人持股、社会参股,进行产权制度改革。公益类院所不断深化人事分配制度改革,实行全员聘任制、合同制和首席科学家等制度。作为引领行业的科研“书生”,走出阁楼,试水江湖,在产业化道路上行进。

  物联网作为一大新兴产业,市场空间广阔。中电集团第五十二研究所组建海康威视公司,以“公司化”经营的方式,利用自身存储科研技术,以小小的监控摄像头产品,打下安防产业的半壁江山,净资产60多亿元,上市股值占境内首位,在全球安防视频监控领域处于领先水平。

  第五十二所经济效益不断增长,但更重要的是,转制后坚持科研面向市场,通过实施科技成果产业化,拿出产业化收入的8%投入科研,培养储备研发人才,保障科研的正常运转,进入良性循环机制。

  打响“浙江科技”品牌的,并不只有海康威视一个。市场经营已成为科研院所粘合科技与经济“两张皮”的强力胶,提高了科技成果的转化。据浙江省科技厅统计,预计2022年,在浙省部属以上科研院所发布论文2660篇,授权专利291项,实现技工贸总收入112.1亿元,利税总额16.2亿元。

  市场玩不转

  科技创新遭遇尴尬

  科技体制改革,方式是市场化经营,目的在于科技创新,提高科技生产力。玩不转市场,科技创新也遭遇到诸多尴尬。

  市场化经营,让不少科研机构尝到了甜头,浙江省其他院所也纷纷自主下海。什么赚钱,就用已有的科研储备生产什么。这种随性的发展模式,也让不少研究机构体会到,市场化并非一本万利。

  相对而言,浙江省科技信息研究院产业化创收并不理想。该院自身总结认为,科研院所从一个垄断行业逐渐向同质化、竞争化方向发展,在市场经济下缺少特色拳头产品,与其他院所差距拉大。

  业内有关人士表示,市场经济有属于它自己的游戏法则,如果科研院所与市场的的结合度不高,缺少能占领市场的核心产品,研究机构传统技术领域的核心地位也逐渐丧失,规模很难发展壮大。

  “浙江科研院所的改革发展,还不能完全适应新形势下经济社会升级对科技的要求。”浙江省副省长金德水表示,浙江科研院所还存在规模偏小、综合实力相对较弱,大院大所缺乏;投入不足,装备水平相对落后;高端人才不足;院所体制机制不够灵活等问题,科技创新能力不足。

  疑惑:未来科研谁主沉浮?

  针对自身的产品定位,“书生”们在市场上尝遍酸甜苦辣。然而,有业内人士对科研院所发展表示担忧,随着科研院所市场化,减弱行业内技术类职能,尤其是国有企业集团控股参股的研究院所片面重视经济效益,失去了最初的研发功能,科研的社会责任如何弥补?

  以浙江省水利安全为例,该省共有大中型水库6000多座,还有钱塘江等重要水利枢纽。作为一家纯公益性科研院所,浙江省水利河口研究院承担着该省“水利安全医生”角色。该院院长叶永棋表示,研究院10年提供5000项技术服务,除20%来自财政拨款的纵向课题外,其他全部来自社会。如此大的比重透视着,科研院所更要考虑社会的需要。

  浙江登宇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前身是浙江省轻工业研究所。2000年转制后,将科研方向由原来的食品和日用化工领域,转为表面活性剂领域。该公司总经理方银军坦言,公司在承担国家科研任务的宿命并未改变的情况下,把主要精力放在主打产业上,一定程度上影响了系统内的科研。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bjxyx.com.cn/ditubuding/2022/0910/32.html